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論文發表QQ:329612706 微信:lianpu13
當前位置塔什干火车头vs艾多哈尼資訊 人物 文學
  • 正文內容

余怒:詩歌的本質是找到未被語言馴化的自我

閱讀:260 次 作者: 來源:中國青年網 發布日期:2019-11-14 16:46:00
基本介紹:一起問道文藝網分享的文學人物報道。

塔什干火车头vs艾多哈尼 www.dpkck.com.cn

  余怒,當代詩人,著有詩集《守夜人》《余怒短詩選》《枝葉》《余怒吳橘詩合集》《饑餓之年》《主與客》《蝸?!泛統て∷怠痘秀憊啊?。

  “每一句話都是舊的,每一句話都是新的,以‘回歸傳統’的方式再一次抵達先鋒?!?/p>

  余怒在自己的詩集《蝸?!分?,以這樣一種方式表達新舊。這里的新和舊不僅是關于語言的,也涉及文化和精神。余怒說,文學作品需要破除陳詞濫調,寫作者要在前人經驗的基礎上添加一些還未被過去的語言、過去的詩歌所說出的個體的體驗。

  詩集《蝸?!酚?24首12行詩和124首9行詩組成,是一部具有整體構思,結構完整、形式統一的詩集。2019年9月,這部集子獲得第四屆袁可嘉詩歌獎·詩集獎。評委會認為《蝸?!貳凹卻锏攪碩允攣?、場景、情感、經驗的抽象,又保留了獨特的感性魅力和語言魔力,也讓事物和語言相遇之時所激發的神秘性得以充分展露”。

  多年來,余怒創作了一系列風格獨特的詩作。在《蝸?!氛獗臼?,余怒用舊的詞寫新的意,寫出了一個生存在工業時代的小人物在自然中的感覺和感受。余怒認為,在陳詞與濫調之間,破除濫調尤為重要,詞的表象和意指通常都是很明確的,詩人的責任是在調上做一些創新,在精神的書寫上多一些創造。

  好的作品應當由作者和讀者共同完成

  關于什么是優秀的文藝作品,余怒有自己的見解。他認為,一部好的作品應當由作者和讀者共同完成。作者要給予讀者的是元素式的東西,讀者根據自己的生活經驗、閱讀經驗去理解一部作品,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也就是一個參與作品的過程。這與“接受美學”深相契合。按照接受美學的觀點,作品的教育功能和娛樂功能要在讀者的閱讀中實現,而實現過程即是作品獲得生命力和最后完成的過程。讀者在此過程中是主動的,是文學創作得以最后完成的動力;文學的接受活動,不僅受作品的性質制約,也受讀者制約。

  每一位寫作者都有自己的文學追求,余怒追求的是讀者看完作品以后“百感交集,卻不知從何說起”的效果。用他自己的話說,他試圖還原讀者對這個世界的感覺——人對這個世界的感覺原是很豐富的,但是有了語言以后,人們的感覺和思維像是馬兒一樣被馴化了,顯得極度貧乏。這些年,余怒一直堅持和努力的就是找到這部分被語言拋棄、遮蔽、尚未被馴化、真正有詩意的東西,把它交給讀者。他說,找尋它的過程也正是詩的本質。

  詩人,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找到人對這個世界的感覺

  所有古典的閱讀方式,讀者都想知道作者想說什么。余怒認為,告訴別人關于這個世界的一個道理,那是哲學家的任務;告訴別人這個世界是怎么樣的,那是宇宙學家、天文學家的任務;告訴別人要怎么面對自己的情感和心理,那是心理學家的任務;作為詩人,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找到人對這個世界的感覺,找到未被語言馴化的真實的自我。所以余怒在詩中基本不告訴別人任何道理。他堅信,讀者打開一個文本,看到一行行的詩,那個過程不叫閱讀,而叫體會——體會一首詩,可以調動個體的隱秘經驗。

  同樣不必掛在嘴邊、記在紙上的還有傳統?!段嚇!返氖櫸饃嫌∮幸瘓浠埃骸拔揖誆惶崠?,因為我就在傳統中?!庇嗯銜?,寫作者無須刻意強調傳統,因為所有人都深受傳統的熏陶。從小的時候父母長輩教我們說話識字到后來進入學校聽老師講課,無一不是文化的傳輸。我們不讀《論語》,也可能知道“三人行,必有我師”;不讀《逍遙游》,也可能知道“朝菌不知晦朔,蟪蛄不知春秋”?;歡災?,我們從生下來就在閱讀莊子、孔子,只不過不是用書本的方式,而是用語言傳遞,這個學習語言、訓練語言的過程就是一個繼承傳統的過程。在余怒看來,文學的最終目的是追求人的經驗的自由表達,一個藝術工作者,尤其是青年作家最值得做也是最應該做的事情是創新,在閱讀的基礎上有所創新,努力為時人提供一種新的經驗。

  美學的觀念是不斷更替的,大眾的審美方式也在不斷發生改變。關于什么是美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,不同時代的人有不同的答案。一如上世紀80年代袁可嘉主編的《外國現代派作品選》曾對那一代的寫作者產生過深遠影響,改變了許多人的美學觀念和審美習慣,如今,隨著互聯網的普及,學習方式的增多,高等教育對現代藝術的補位,人們對于美的定義更加多元化,對于美的捕捉和感受也更豐富了。這就對寫作者提出了新的挑戰,對他們的作品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  詩人寫作的目的,就是要改變讀者對詩的模式化的認知

  “一個現代詩人如何處理寫爛了的題材和意象,如何讓陳詞舊句起死回生這是一件值得琢磨的事;既要使用人人熟知的公共語言,又要借此說出為語言所遮蔽的個體體驗?!庇嗯?,這是他近些年寫詩時所思考的問題和堅持的導向。

  1998年,余怒曾以一篇《詩觀十六條》闡明了自己寫作的意圖,提出了“不言說”“讓詩自語”“非詩化”“混沌”“創新”等觀點。

  以非詩化為例,余怒始終覺得,就文學的更替來說,所有文體都要經歷一個從文學化到非文學化再到文學化的過程,這個過程貫穿于文學發展始終。詩歌也一樣,必須包含非詩化的成分。比如有新詩以后,大家都認為胡適、徐志摩、艾青、海子這些人寫的是詩,但是在民國初期,胡適的詩也不被認為是詩。

  詩人寫作的目的,就是要改變讀者對詩的模式化的認知,讓他們知道詩不僅僅是那樣的,還有別的樣式,讓他們從詩的固有概念里解脫出來。而混沌不是說把詩歌寫得混沌一片,而是指詩人創作的詩歌沒有人的安排。就像唐代詩人王維的“明月松間照,清泉石上流”,它完全是一個自然體,自由地呈現,看不到人對它的判斷和安排。至于讀者能讀到什么,因為個體經驗的不同,會出現不一樣的答案。

  言及于此,余怒笑稱:“不是說我不安排,人就沒有對這個世界的感受了,我只是不主張把作者的感受強加于讀者,而是認為應該調動讀者的感受,指向他的生存狀態和精神面貌,讓他自己去體會?!?/p>

  當被問及詩人寫詩應當詩以言志還是不必言志時,余怒對“志”的定義進行了區分。他認為,廣義的“志”包含了人的所有感受和想法,應當言;但是狹義的“志”僅指對世界有價值、有意義的看法,不必言。

  余怒強調,語言是文化的負載和一部分,它在敞開的同時也在遮蔽。與言不言志相比,他覺得詩人更應該從現有的條條框框里擺脫出來,像古人一樣錘字煉句,將語言、思維習慣造成的感覺的固化和表達的限度打破,向讀者提供對這個世界的不一樣的感覺。

  詩歌是文學的一個類別,文學最終是人學。不管詩的形式和觀念如何變化,文學的本質是人的自由表達。余怒堅信,既然是詩,肯定有一個最終被認定為詩的東西,這個東西也就是自由的度。但這個度到底在哪里,即便是致力于現代漢語詩藝探索多年的他也說不上來。他猜測,這個度就在詩和非詩的最佳分界點上——當然,這需要更多的實踐和探索。

標簽:文學人物,人物報道,詩歌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飞鱼开奖号码 25选5开奖号码 网上写评论赚钱的软件 鞍山福彩站点分布图 河南快三同步走势图 中彩票的前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带连线 体彩快乐扑克开奖结果 百家樂网址龙虎斗 赚钱宝超级矿主 中了彩票头奖的感觉 坡克捕鱼千炮版 6场半全场预测 抖音大v是怎么赚钱的 建一个游泳馆赚钱吗 今合网怎么买东西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