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論文發表QQ:329612706 微信:lianpu13
當前位置塔什干火车头vs艾多哈尼文學 小說 短篇小說
  • 正文內容

吃油渣子的那時光

閱讀:312 次 作者:張文新 來源: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:2019-11-12 17:10:00
基本介紹:一起問道文學網分享的小說投稿作品。

塔什干火车头vs艾多哈尼 www.dpkck.com.cn   有人說,評價一個人,得要等他一生過完,故事合上了,才能會有中肯的評價。而至今,我都不能去很好的去形容再婆婆。我從小和再婆婆相伴,而今她辭世有一年有余了,有很多時候想要去回憶這個老婆婆的過去點滴,讓我最難以忘懷的,就是她做的好吃的。

  再婆婆很會做吃的。

  08年的冬天十分的漫長,那時侯爺爺去了大伯家里,爸媽還在外地做事,我就和再婆婆一起過活。08年的時候,我家的菜園子還在信義老爹的屋前,隔我家有點遠。那時候因為沒完沒了的凍雪,我們那兒成天斷電,菜也是被凍壞的居多,而且難以出行擇菜。

  我記得那時候,再婆婆每天早上都是7.8點就起來,一邊刷牙洗臉,一邊叫我還睡一陣子,然后便裹上她那條長長的綠色圍巾,去村頭的廟宇去敬神,拜菩薩保佑我們全家平安,接著看看周家鋪子里有什么菜,有時候會提回點豆腐香干,有時會稱點肉,不難想象再婆婆是怎樣慢慢從她卷起來的一圈錢里抽出幾張來付賬。每每她回來的時候,我就該起來了。而這樣的時辰,卻是介在早飯和中飯間的尷尬時辰了。于是我便和她商量,再晚點起,這樣早飯中飯就可以一起吃了,婆婆也似乎默許了這個。其實不能說是懶,外面著實沒有被窩里頭暖和。

  那些個冬日我也算是個懶蟲,只顧著跟著她吃飯,雖然得慢慢悠悠的等,但至少能吃飽吃香。

  我們把煤火都用在了烤火爐子上,在它上面燒水,做飯,烤火。有的時候伸著腳正暖和著,她卻突然把那張用舊大衣縫的煤火被子給掀開,說是水開了,讓人欲罷不能。

  再婆婆就在這樣的煤火上做吃的。

  那個冬天,菜的確很緊缺,但是我從未餓過肚子。婆婆也熏了一些臘魚臘肉,有的時候,她會切點做菜,雖然不是很多,而且也沒有什么配菜,就是簡簡單單的干辣椒,油鹽味精,經了婆婆的手,做出來卻是非常的好吃,她做的臘肉,大都是外面弄的酥脆,微微翻卷,但是里面卻噙著油水,可吃起來吧,又沒有油膩的感覺,我喜歡趴在烤火架子邊看著等著,有時候兩三片臘肉就能配著咽一碗飯。臘魚也如此,就著半塊也能下碗飯。

  可是臘魚臘肉是不能天天吃的,在那樣的冰天雪地下,吃菜也要計劃著來。一次做的臘魚肉吃完,我們的菜單也就要變變,但是婆婆做出來的菜還是很可口送飯。她會弄回些豆腐香干,我一餐就能收掉。她也會從我不知道的鄰居那里弄回點豆渣,豆渣多就不必煮太多飯,光吃豆渣就飽肚子。我的姑姑那時還沒過世,天稍稍放晴,她就騎著她帶簍子的單車過來,帶點些油豆腐,或是幫我們去摘菜,然后接連幾天,都能吃的很過癮。

  不過也有算過的苦的時候。我們簡單的吃著豆豉炒干辣椒,還有油渣子。油渣子換在那時候,也能算是好東西。再婆婆就用簡單的調料,配上干辣椒,出鍋之后便是極好的下飯菜了,如同酥糖一樣,一口下去還有滋油,運氣好的話興許還能找出幾丁點瘦肉來。      那個冬天過的很漫長,我和再婆婆就那樣慢慢度過,天天斷電,烤著煤爐火,看看翻出來的課外書,鏟掉漏雨屋頂上的雪塊,和來串門的鄰居聊家常,窩在那厚厚的暖和的被子里,這些大概就是我們做的事,當然,還有吃再婆婆做的菜,抹掉吃完油渣子嘴上留下的油花。

  后來暖風吹到我們的村莊,冰雪消融,困在瀏陽之外的親人紛紛歸來,春暖花開。

  那時我的學習生涯,將我生活的節奏慢慢撥快,生活也沒有那樣精打細算的計劃,學校放假也沒有那么頻繁,大伯伯回來的時候也會把再婆婆接到株洲。

  我從此很少吃到油渣。

  慢慢,我的廚藝漸長,回到家里也經常做飯,有時候我做了一桌子菜,用了這樣那樣的配菜,卻始終做不到她的那種味道,但她還是一個勁的說做得好,我就逗她說,“那你都得吃掉啊,一個碗都不能剩?!閉饈彼只徇摯?,“嘿嘿”的憨笑。

  可是不知打什么時候開始,老婆婆開始揉眼睛,說眼睛花。老婆婆看東西變的模糊起來,漸漸地,沒怎么做飯了。而我,站上了做飯的位置。豐富的食材,各樣的配料,還有電磁爐,燃氣灶,我用這些工具來做菜。

  我從此沒有吃油渣子了。

  油渣子成了喂狗喂貓的東西,餐桌上很少會有這樣的東西了,豆豉辣椒也銷聲匿跡。因為我們已長大,我們的生活變好了。

  在我三年高中生活快要結束的時候,再婆婆腦血栓病危,因為臨近畢業,期間我去醫院探望照顧不過兩三次。第一次看到她,她形容憔悴,雙眼看不見東西,我扶著她, 她哭著說她現在成了一個廢人,我安慰她說一切都會變好的;第二次看到她,是第一次治療出院后突然發病,而后急送醫院,我趕上放假奔去醫院,那時她已經只能咿呀說話了,眼角時不時流下淚水;第三次,是在年初幾天,婆婆病情極度惡化,被接回家,扣著氧氣罩,滴著葡萄糖藥水,已經毫無知覺,只能在她生活了近一輩子的地方,等待死亡。

  可能是因為再婆婆去世之前已經有了姑姑,爺爺。她的去世,我很傷心,但是卻沒有嚎啕的哭泣。我心里有一種難以名狀的平靜,這應該叫做成熟,不是磨去棱角,圓滑世故那種“成熟”,也許婆婆你能感覺到,也許你真的沒有感覺了。

  關于她的記憶從此中斷,再婆婆離開了這個世界,也離開了我的世界。有很多時候想要去回憶這個老婆婆的過去點滴,我覺得我最難以忘懷的東西,就是她做的好吃的東西。那個漫長的冬天,或者,更早更長的時光,我的出生,我的童年,我的長大。

  有人說,評價一個人,得要等他一生過完,故事合上了,才能會有中肯的評價。而至今,我都不能去很好的去形容再婆婆。她是最最傳統不過的婦女,在艱難困苦的光景里養育著子孫后輩,她脾氣雖然有點不好,性格也有點怪,但是卻是為后一代人付出了太多,留下了很多東西,這些的東西是尋不到的,也許僅僅就是她,他們,我們逝去的親人,我們的先輩,那種簡單樸實的生活方式,樂觀從容的態度,以及對生活的熱愛與對鄰居,對后代的關愛奉獻。就是這些遺留下的東西,將伴隨我們繼續成長。若是真的要尋,那就去找舌尖上的味蕾,找存放在那里的味道。

  對我,那是油渣子的味道,再婆婆的味道。

標簽:小說,短篇小說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福建快三走势图软件 电子厂附近做什么最赚钱 天津11选5推荐号 宝钢股份股票行情今天 卖火车票赚钱吗 在县城里干什么赚钱 AG日本武士攻略 江苏十一选五的结果和走势 1-33质合公式 赚钱和多巴胺 重庆快三走势图开奖 唐人彩票网首页 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 安微快三今天预测号码 AAA互粉被动赚钱